第三百六十一章 认亲 - 大香蕉免费视频在线播放_欧美在线香蕉在线视频_大香蕉视频网
久久草视频永久域名:99tudou.com

第三百六十一章 认亲

时间:2019-09-04 13:57:36

郑大老爷看到这一幕,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放慢了,心中五味杂陈,忽然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崔颢。
  
  崔颢听到了响动,抬起头来:“郑大老爷您来了,”他立即站起身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他们带我到这里来了之后,我有些累就坐了一会儿。”
  
  一个在军营中摸爬滚打的人,自然不会站会儿就累了,崔颢会这样说是怕被他怪罪,郑大老爷想到自己之前对崔颢的态度,心中更是难过:“坐在这是不好,这里凉,我们进屋说话去吧!”
  
  崔颢十分顺从地点头:“好。”然后依依不舍地抬起头又看了看那桂花树,仿佛以后再也瞧不见了似的。
  
  郑大老爷在前面走,崔颢立即跟了上去,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  
  进了屋子,郑家下人端茶上来,崔颢习惯性地起身去接,郑家下人有些愣了,不知该不该递过去,这样略微怔愣,茶水已经到了崔颢手上,崔颢毕恭毕敬地送到郑大老爷面前,然后站在了一旁。
  
  这平日里都是下人做的活计,崔颢做起来却很顺手。
  
  郑大老爷看了一眼下人:“你下去吧!”
  
  屋门关上,只剩下了两个人独处。
  
  郑大老爷去看崔颢:“坐。”
  
  崔颢这才坐在了椅子边上,大约是因为在军中久了,坐姿十分的规矩,腰背笔挺、目不斜视。
  
  郑大老爷仔细端详崔颢,只见他皮肤粗糙、黝黑,额头上有几道疤痕,最长的一直划到了眼角,鼻梁笔挺,嘴唇适中,下颌微微有些宽阔。
  
  郑大老爷不自觉地去捋自己颌下的胡须,这一点崔颢和他很像,他之前一直没有注意,不,应该说,他没想要去注意。
  
  他不愿意自己和郑家与什么**有半点的关系,那让他觉得很恶心,谁家有子嗣被当做这样的东西,谁都在人前抬不起头。
  
  直到在客栈中巧遇了崔颢,看到他触目惊心的伤口,听到万氏兄弟说的那些话,他才有些动摇,不由自主住地去思量,谦哥到底有没有可能还活着。
  
  “你的伤好些了吗?”郑大老爷声音略显得低沉。
  
  “好了,还要感谢郑大老爷送来不少的好药。”崔颢说到这里起身向郑大老爷行礼。
  
  郑大老爷伸出手:“坐吧,坐下,不要太拘束,我想与你说说话。”
  
  崔颢重新坐下来。
  
  郑大老爷道:“你说隐约还记得小时候的事,你记得你的母亲叫桂娘?”
  
  崔颢摸了摸头:“是啊,大老爷,我找到那人伢子,又找回江阴,打听到了郑家,见到您之后我就说过了啊,我记得我母亲叫桂娘,我记得一棵桂花树,我还记得我被抱走的时候,是在看花灯,我看的花灯是一只小兔子。”
  
  郑大老爷沉默片刻:“你还记不记得别的事。”
  
  “没有了,郑大老爷,”崔颢笑笑,“我是倾尽全力要找到亲生父母,如果还有别的线索不会不说。”
  
  郑大老爷又是沉默。
  
  “大老爷,”崔颢突然道,“我其实没想找到郑家,我听说卖儿卖女的人家都是有些苦衷,不得已,还有些人家是家境巨变,或是遭遇了什么难事……
  
  我身上有了些军功,也攒了些积蓄,就想着找回父母,说不定我能帮上忙。
  
  找到郑家之后,我就觉得不可能与父母相认了,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,以郑家……不会要我。”
  
  崔颢虽然说着这些,脸上却没有自惭形秽的模样,相反的他说的很坦然:“我也能理解,这样的百年大族,不能丢了名声,所以我很快就回到燕山卫了,也没想再来。
  
  虽然后来有人跟我说,她知晓我身世的线索,我也没有动心……这次是因为闫四小姐,我才知道身份对一个人那么重要。
  
  不是靠努力、拼命就能得来的。”
  
  郑大老爷只觉得嗓子辛辣,他端起茶来抿了一口:“现在我已经查出了些线索,你再等一等,找到确实的证据……”
  
  “郑大老爷,”崔颢道,“您是嫌弃我被卖去做过那些事吧?我是做过……可我不觉得自己不干净,那不是我想做的。
  
  即便您觉得我可怜,想要补偿,郑家族中也未必愿意。
  
  就像我说的那样,名声比一个庶子重要的多,你们对于道德、礼数上的要求总比我们要严格的多。”
  
  郑大老爷立即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查清楚,你就是谦哥的话,我会让你认祖归宗,闫家我也会去出面。”
  
  “郑大老爷,您可能查不清楚,”崔颢道,“没有人能够证实了,你们总说会查明,其实清不清楚并不在那些事上,而在人心中。
  
  如果我被卖去了书香门第,考中状元,人前清清白白,您是不是已经认了我?
  
  您可以直率的说出来,大家也就不用猜来猜去。”
  
  郑大老爷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出一股怒气,他站起身:“我没说不认你,你怎么就不明白,我说了等我弄清楚一切,我会做决定。”
  
  “来不及了。”崔颢突然道。
  
  郑大老爷愣在那里,不明白崔颢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  
  崔颢半晌抬起头,再一次露出那憨厚的神情:“我怕我等不及,闫家要处置四小姐,如果她出事,我活着也没意义了。”
  
  郑大老爷看着崔颢,愣在那里,他很想说句话,可他却张不开嘴,他眼睛落在桌子上的那盘点心上:“你……你喜欢吃点心吗?你吃一些……”
  
  崔颢听到这话,走了过去,伸手拿起一块放在嘴里:“很甜,我喜欢吃甜的,很好吃,谢谢。”
  
  说完这些,崔颢转身离开了屋子。
  
  屋子里安静下来,郑大老爷半晌都没有起身,隐约听到耳边传来桂娘的声音,他抬起头看到桂娘抱着谦哥,谦哥伸手去抓桂娘手里的点心。
  
  “这都吃了两块了,”桂娘无奈地道,“谦哥和老爷一样,都爱吃极甜的东西。”
  
  “喜欢就给他吃。”
  
  郑大老爷隐约记得自己这样说过。
  
  他抬起头看着桌子上那盘点心,呆呆发愣。
  
  ……
  
  崔颢走出了郑家。
  
  万盛、万荣就在门口等着他,看到他立即围上来:“大哥,郑家认你了吗?我们把东西都买好了,郑大老爷答应,我们就直接去闫家。”
  
  万荣手里提着一些礼物,满脸都是期盼的神情。
  
  崔颢道:“还没有,可能过阵子会有转机,别急,慢慢来吧!总算是有起色。”
  
  万家兄弟脸上一僵,万盛先安慰地拍了拍崔颢肩膀:“郑家让你进门了,这就是好事。”
  
  崔颢脸上有了些笑容,仿佛真的将一切都放下了。
  
  几个人向外走去,刚刚走出胡同,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那里。
  
  车帘掀开,露出闫四小姐的脸,闫四小姐身边,还有一个女眷坐在那里,这人崔颢也认识,那是徐大小姐。